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无错小说网 www.wcxsw.cc,最快更新墓诀:一个风水师的诡异经历最新章节!

    烈哥急得嘴唇都白了:“你们别胡闹了。这血陀螺枝繁叶茂,而且内含剧毒,我曾经听老人说过,它可以轻易地吃掉一只大水牛。”

    皮特李撇撇嘴,嗤之以鼻,叶有德挑战性地看着李一铲,等他表态,李一铲也没了主意。就在这个时候,那血陀螺就到了,两根又长又粗的树枝“刷”的一声就飞了过来。皮特李手疾眼快,挥刀就劈了过去。他手里的刀是云南猎人专用的,三尺长,三寸宽,厚背,薄刃,圆头,护手刀柄上文盘龙,刃口时时都闪耀着寒芒,绝对的利刃,不说斩钉截铁也差不多了。当地猎户都用这种刀直接分割动物尸体,碰手断手,碰腿断腿,横扫过来不用太费力就可以把一只整猪砍断。

    皮特李紧张兴奋之下,出手如电力气极大,可那刀劈在血陀螺的枝杈上,只砍起了表皮的一些碎末,刀在巨力之下反弹而起,皮特李握不住了,那刀脱手而出。枝杈突然卷曲,很快就把皮特李给捆了起来,开始快速收缩,皮特李在满是落叶的地上滑出去老远。这一切也就在电光火石之间,烈哥首先回过神来一个纵步跳了过去,一脚踩住那条枝蔓,举起猎刀对准最薄弱的枝节就砍了下来,烈哥挥刀之下只听见“啪”的一声那枝蔓就被砍为两段。

    一股****顺着枝蔓的断口处喷出来,烈哥手疾眼快一把抓住皮特李给拽到一边,那****喷在地上“嗤”地升起一股烟。

    烈哥把缠到皮特李身上的枝条给拽下来,扶着他就往前跑,刚跑两步,那皮特李嘴唇异样的惨白,翻了白眼“扑通”一声翻到在地。烈哥大喊道:“他中毒了,快来帮手。”李一铲和叶有德过来就扶起皮特李,血陀螺此时越离越近,两米多高的主枝上长着十多张厚厚的长叶,叶子上布满了白色的浆液。叶子陡然张开,铺天盖地的白色浆液从天而降朝着这几个人就射了过来,烈哥把皮特李给背起来,撒腿就跑。李一铲和叶有德紧紧跟在后面。

    别看烈哥背着个大小伙子,但行动奔跑起来速度不减。跑着跑着,三人到了林中一个岔路口。烈哥说:“跟我走右面的那条路,左面是邪降族的禁区。”说着他就直奔小路而下,李一铲和叶有德刚想跟下去,眼前小路上突然蔓延出许多血陀螺的枝条,把道路封死,并朝他们直扑过来。两人再想回头跑,来不及了,血陀螺的主枝已经到了,把去路全给挡住。

    两个人被困在中间,眼睛所到之处全是密密层层的血陀螺枝条。每一根枝条上都长满了密密的白色绒毛,恶心诡异至极。叶有德和李一铲把刀拽了出来,两人对视一笑,一起开始挥刀劈木。李一铲喊着:“叶老大,砍那枝节。”刀刀之下,白色碎末乱飞,一根根枝条断在地上,可那血陀螺的枝藤一层挨着一层,密密麻麻,两个人渐渐没了力气。

    叶有德仰天长叹:“罢了,这就是天命,怎么都逃不过一死。”

    李一铲虽然气喘吁吁但还没叶有德这么绝望,他还奇怪,这么一个堂堂大当家的怎么就这么容易被打垮。

    这时候那血陀螺的主枝越来越近,枝条上所有厚大的叶子全部张开,如同一张大嘴一样随时可以吞噬两个人。叶有德看着布满了白色浆液的大叶子笑着对李一铲说:“一铲兄弟,被吃掉是怎么个滋味?”李一铲握紧手里的宽刀:“只盼不要太痛苦了。”叶有德苦笑一下:“痛苦?!谁有我这半年来受到的痛苦大?”李一铲皱着眉头,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血陀螺越来越近,枝条越伸越直,所有的叶子全部张开,在地上罩出了一个个巨大的黑影。李一铲把手里的刀握得紧紧的,只等那血陀螺近前好给上一刀。

    这时,他俩身后发出细碎的声响,两个人回头一看,烈哥已经用刀在那些枝条中劈开了一个洞,烈哥浑身溅满了白汁,喊着:“快过来。”两人跑到跟前,李一铲说:“叶老大,你先走。”因为时间太紧,叶有德来不及推辞,他感激地点点头,一把拽住烈哥的手,烈哥猛然一用力把他拽了过去。

    烈哥又伸过手:“李一铲,快来。”李一铲拽住他的手刚想过那洞,谁知血陀螺枝条蔓延的速度太快,一层一层的枝条瞬间就封住了洞口,李一铲就看见烈哥的手伸在眼前,人已经不见了。那枝条上长满了倒刺,烈哥的那条手臂被划得鲜血淋漓,白色的汁液顺着伤口流淌,李一铲知道自己肯定是过不去了,他把住烈哥的手往外一送,喊了一声:“我自己想办法,你们快走。”

    那只手缩了回去,再也不见。李一铲看到血陀螺的枝条并没有把左面那条小路封得太紧,他跑过去用尽最后一点力气砍出了一个小洞,爬出了血陀螺的包围圈,踉踉跄跄地奔着这条小路就跑下去了。血陀螺的主枝紧紧跟在他的身后,这条小路实在崎岖,而且周围总是蒙着一层黑黑暗暗的雾气,稍微远点的地方就看不清楚了。李一铲就盯着自己的脚下,有道就跑,也不知跑了多长时间,他实在是没了气力,回头一看倒吸了一口冷气,血陀螺的枝条一直跟在他的身后。

    他决定不再跑小路,便一头扎进密林之中。周围的叶子密密实实,天地之间已经没了声音,李一铲能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喘气声,跑着跑着,他被地上一根树藤绊倒在地,一下往前翻滚出很远,地上全是枯枝和带着锋利边缘的断草,划得他身上血迹斑斑,等他勉强爬起来的时候,看见自己眼前一步之外就是一座断崖,远处是群山连绵,再也没了路。

    背后碎叶声响,血陀螺的主枝慢慢地延伸过来。李一铲往前爬着,一点点蹭到断崖前,往下一看,下面一片迷雾,深不见底。前有断崖,后有恶草,他再一次面临死境。李一铲把心一横,留下来让血陀螺抓到必死无疑,不如跳崖,如果下面是一条河什么的,或许还有生机。

    他回头看了看越来越近的血陀螺,咬了咬牙,把住断崖边缘,纵身而下。耳边风声顿起,李一铲感觉自己下坠之势极猛,可也就一瞬间之后,自己被悬在半空再也动弹不了。他抬头一看,一根血陀螺的枝藤牢牢地拴住了自己的腿,开始慢慢地向上拉。

    李一铲的刀还别在腰间,他顺手拽了出来,腹肌一用力翻身而起,对准那藤蔓的枝节就是一刀,“啪”的一声那藤蔓从中折断,李一铲大头朝下“呼”的一下直接跌向崖底。

    王明堂已经在密林里潜伏很久了,一直在盯着降头师的那间木屋。

    几天前,他拿着成二丁所画的详细地形图,尾随在李一铲等人身后,潜进了这危险重重的保山之中。

    走了两天后,他突然发现李一铲众人所走的路线居然和成二丁画的不一样,犹豫再三,他决定根据地图来走。成二丁应该知道李一铲等人走的就是以前走过的老路,但他在地图上标记出的地形图却是一条新路,其中必然大有玄机。

    王明堂根据地图上的指示又转了两天,风平浪静没遇到任何危险就进入了高棉邪降族的领域内,来到了这木屋前。他知道,那个邪恶的女降头师就住在这屋子里,而那个契丹古墓也就在这木屋之下。

    等了很长时间,也没发现什么异常,他决定试探性地闯一闯这个传说中的龙潭虎穴。

    此时天色已经很晚了,林子里静极了,只是偶尔能听见猫头鹰的叫声。木屋沐浴在月光下,更显诡异。这时,林中突然起了风,树叶在风中“瑟瑟”发响,一片片残叶慢慢地落在地上。王明堂轻轻抚掉肩头的一片叶子,握紧手里的板刀,深吸一口气,从树林里小跑出来。

    他紧紧地贴在木屋外面,屏气凝神顺着木头扎成的墙壁缝隙往里看,屋子里黑黑的一片,没有一点声音,他紧张得几乎可以听见自己“怦怦”的心跳声了。

    王明堂顺着墙壁边缘蹑手蹑脚来到了屋门前,门此时大开着,风吹动门上所挂的那串骷髅“哗哗”作响。他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虽然尽力放轻脚步,但踩在木头地板上还是“嘎吱嘎吱”响。屋子里静极了,不像是有人的样子,他从背囊里拿出马灯,小心翼翼地点燃,屋子里霎时明亮,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些又大又笨的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