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无错小说网 www.wcxsw.cc,最快更新科技之锤最新章节!

    “这个……是我的问题,我会解决的,当然你也还是控制下自己。一般博士论文十几、二十页就够了,就写篇一般的博士毕业论文,不是要你去投顶级会议,顶级期刊,不要给我整出个206页的论文来。你可以挑选一个小的方向,比如重点就是介绍一个你所构思的数学工具就够了。记住,最多二十页,不能更多了!”

    如果此时田言真的办公室里有外人,大概会非常疑惑,毕竟头一次听到导师要求学生提交毕业论文要收着一点,不要写的太多,太难的。

    当然这也可以理解。

    现在整个教育系统对于博士生毕业要求很严格的,论文答辩过程必须要有完整的视频记录,而已宁为现在的地位,他的博士论文答辩视频天知道有多少感兴趣。所以答辩过程必然要求更高,如果宁为真的又整出一篇难度颇高的论文来,让人看了便望而生畏,那答辩导师真的不好请了。

    毕竟是要有视频记录,甚至这段视频记录可能会被永远保存下来,谁也不愿意在这种官方记录档案中丢人不是?尤其是万一宁为的毕业论文答辩成最后成了报告会,那就非常尴尬了。

    “那,好吧!”宁为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他是感觉到田言真是真的没法当他的导师了,当然宁为也可以理解,毕竟他没有照着田言真规划好的路子去继续研究NS方程,而是选择了一个全新且跟导师研究完全不相同的领域,这本来就挺尴尬的。如果自己真的评上了院士,这学生跟导师之间的关系就更尴尬了。

    即便两人都不觉得有什么,也难免外界会指指点点,以田导的地位跟心高气傲的性子,自然在这一点上不会妥协。

    “那我先走了啊,田导。”说完,宁为便打算告辞离开。

    毕业已经是必选项了,所以他也只能回去老老实实完成毕业论文了。

    “别急,这还有份合同,你现在就好好看看,然后咱们给签了。”说着,田言真拿出了一叠已经打印好的合同递给了宁为。

    “合同?”宁为狐疑的接过了田言真手中那一叠装订得妥妥贴贴的文件,扫了一眼便解开了心中的疑惑。

    与其说合同,不如说这是一份聘书。一份由燕北大学数学研究中心下的聘书,几乎是无缝对接,在宁为毕业之后,就直接被聘任为燕北大学数学院教授以及数学研究中心特聘教授,聘书上没有详细约定宁为教学跟研究工作的分配比例,不过开出的各项条件还是挺优厚的。

    这让宁为想起了老妈让江同学转告他的话,以后别搞科研那么辛苦了,就在燕北大学当个教授挺好的。没想到啊,那天参加颁奖典礼那么多人,就宁妈看的最准,竟是一语成谶。

    “教授啊?田导,正教授吗?”宁为问了句。

    “如果是副的会写明白,别怀疑,就是正教授,学校特别批的。当然,以后可能要完成一定的教学任务,但你最重要的任务还是筹备马上就要挂牌的人工智能研发中心。到时候你的工作肯定会多一些,不过适应了就好了。正如你说的,你研究的是全新的方向,肯定也希望自己所学能传授给更多的人吧?给你分配教学任务也是方便你在数院里挑一些好的苗子。”

    田言真温言解释道。

    宁为虽然让他毕业了,但关系肯定还是要留在学校的。虽然他拿出合同的时候,用了祈使句,但这种教授聘任本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田言真还真怕宁为不答应。这种人才毕业如果走掉了,田言真肯定无法原谅自己。

    这个时候签合同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现在盯着宁为的人很多,那些人为什么要把宁为捧到院士的位置上去田言真心里也很清楚。如果不抓紧把合同签了,估计过两天各个单位就要开始各显神通了。

    天知道多少人瞅着眼前这个小家伙毕业呢。

    “哦,这个我能不能带回去跟家里商量一下?”宁为看着这份聘书问了句。

    “还要商量什么?你爸妈我都见过,他们还能反对你以后在燕北大学工作?这一天天的别想些乱七八糟的心思?咱们筹备华夏智能研究中心有多麻烦你也知道,眼看着这项目马上就批复下来了,挂牌了,回头你毕业了,人走了,我到哪在找个人把这个研究中心撑起来?”

    田言真瞪了宁为一眼,继续说道:“咋滴?还怕我这个当导师的坑你?各项条款你都看看,该帮你争取的待遇我是一点没帮你少争取啊,现在华夏哪个大学还敢给出如此优厚的条件?也就是那些很多物质上的条件你不太在意而已,但该给的可一点没少吧?你刚才不是还说习惯了院子里的生活嘛?咋了?这就想跑了?”

    “得,田导您别急,签就签吧!我是那种说走就走的人吗?我这不是刚毕业初入职场,对很多东西都不懂嘛,而且您看,这个合同一签就是三十年的,我总得考虑考虑吧?”宁为嘟囔了句。

    田言真笑了笑,和蔼的说道:“我没不让你考虑啊,现在才下午三点,你可以在这里一直考虑到晚上十点,整整七个小时给你考虑,电话随便你打,你要是真不放心,我还能帮你请两位法学院的教授来帮你逐条解释各项条文,怎么样?顺便还能把他们的合同拿来给你对比一下,怎么样?需要我现在马上打电话不?”

    “当然,我也能理解你一个人不好做决定,毕竟这涉及到你未来的工作跟人生嘛,的确是大事!所以叫你来之前我也给你爸妈跟小江打过电话了,大概谈了一下。别急,我已经派人去接你爸妈了,还有小江等会下课了也会来我办公室,跟你一起研究合同,合同你先仔细看着,等会在跟家里人商量一下。这么样?还有其他疑问吗?”

    宁为目瞪口呆。这也准备得太充分了!充分到他无话可说。

    显然田导也没骗他,没让他等多久,宁为便听到门外老爸的招呼声:“诶,小柳啊,你也在这呢?”

    然后便听到老爹极为喜庆的就在门口跟柳唯聊了几句,办公室的门才被敲开。

    “田教授,你好,你好!”

    “老宁,来了啊,坐,坐,我这正好有些上好的龙井,咱们一边喝茶,我在来慢慢给你们解释孩子的聘任合同,也免得你们为小宁的未来担心。”田言真站了起来,热情的说道。

    “不用那么麻烦了,田教授,我们也就是帮孩子参考参考,其实我们都知道你肯定不会害孩子的。”

    “行,行,行,来这里是聘书原本,宁为手上的跟这本一模一样,一式三份,两位先看看,哪里不懂的我来帮你们解答。”

    ……

    其实聘书没啥问题,大概就是宁为毕业之后就成为燕北大学的正教授了。就如同田言真说的那样,该有的待遇都直接拉满。工资不算高,算下来应该能有近四万多一个月,不过也特别注明了学校不会限制宁为外出讲课。当然宁为也不在乎那点工资待遇。

    房子的事没说,不过他在燕园有了永久居住权,也的确不用再考虑房子的事情。除了这些之外,合同中还专门约定了,不限制宁为在学校之外的其他研究机构进行并开展研学工作,其成果不必跟学校共享。

    这大概也是在安宁为的心,毕竟宁为现在还跟陈明才的极兔安保有着合作,属于华夏前沿智能研究中心的首席科学家。总之必须得承认这份合同该为宁为考虑的都考虑到了,听着田言真不厌其烦的跟他解释,甚至感觉挺不好意思。

    “我是感觉这待遇也还行,你觉得呢?”宁爸看着宁妈问道。

    “我觉得也成,不过终究还是要看孩子的。”宁妈点了点头说道,随后看向宁为说道:“宁为啊,这聘书你还有啥意见没?有的话可以跟田导提啊,田导跟你站一边的,这时候也不用不好意思。如果没啥问题的话,你就等小江下课过来之后跟小江商量一下,然后签了吧。”

    “哦……”宁为答应了一声,不过说实话,他还真提不出什么意见了,工资虽然不多,但说实话他最看重的自由度其实挺高,只要他不风骚到去别的学校当正职教授,其他还真没啥别的限制。

    当然如果被别的学校邀请去当个荣誉教授,每年去上一、两节课什么的,学校也不介意。只要宁为不太过分,也没谁管他。最重要的是,燕北大学给宁为开出的各项待遇直接参照二级教授来的,没有直接给出一级教授职称,大概也是觉得一次到位了,以后升无可升比较尴尬。

    比如现在宁为还没真的被评上院士,直接给出了最高待遇,等到真的评上院士了,总得把待遇往上提一提……

    这大概就是年少有大为带给管理部门的困扰了。

    给的待遇太少,跟人家的地位跟贡献不匹配,直接把待遇拉满吧,体系内有一套规矩摆在那里,这人又还年轻以后出了更多的成绩,不方便继续升级很麻烦。

    大概是综合考虑之后给出了这么个二级教授的职称。当然,像宁为这个年纪就直接成为二级教授已经属于例外中的例外了。

    宁为已经决定妥协了,不过现在他还是打算等江晨霜过来再说。到不是说江同学可能会有反对意见,而是作为他已经选好的一辈子伴侣,在这种人生大事上征求一下另一半的意见,在宁为看来属于最基本的尊重。

    “行,那你等小江下课吧,我们就先回去了,田导,你慢忙啊,我们还要去给孩子们准备晚饭。就先走了。反正这合同我们看是没什么问题的。”

    “哎,再喝点茶啊,不如等会签好了合同,今天我做东,咱们出去吃?”

    “哈哈,田导太客气了,下次下次,晨露这孩子学习任务重,放学又晚,赶不上趟。以后咱们宁为成了燕北大学教授了,机会多得是。”

    “行,那两位先忙,我送你们下楼。”

    送走了宁爸宁妈,田言真再次走进办公室里,看向宁为的目光中满满都是得意。

    ……

    江同学在五、六节课下课后过来了一趟,对于这份聘书女孩自然是没什么意见的。但宁为还是很庄重的征求了江同学的意见之后,才在聘书上签了字。

    这也意味着宁为即将在毕业后正式成为一位光荣的大学教授。

    田言真笑眯眯的看着宁为连续在三份聘书上签好字后,将文件妥善的收好,这才语重心长的说道:“宁为啊,这工作也搞定了,以后你就是一位神圣的教育工作者了,可不能还像现在当学生一样那么任性了,做任何事情要考虑到影响了。”

    听了田言真这番话,宁为若有所思的问道:“田导,您一定是在提醒我要惹事得抓紧时间了吧?得趁着还没毕业,还在您的羽翼保护之下,也还不属于教育工作者的时候赶紧搞点大事出来?”

    田言真愣了……

    然后很纠结,有种想给自己两耳光的冲动。

    这时候废什么话?这话留到正式给宁为颁发博士证书的时候再说不好吗?

    “别乱解读!我说的那些就是字面的意思。你要觉得不好听,我先收回!算我求你,把精力都放在毕业论文上吧,别成天想着搞事、搞事的,行不?行了,你们赶紧回去吃饭吧,我也要走了。”

    ……

    “田导怎么突然就催你赶紧毕业了?还让你留校当教授?”走出办公室,江同学没忍住问道。

    默默跟在两人身后的柳唯很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听到这个问题,他就知道有些事无法避免了。

    没有任何意外的,柳唯听到了宁为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他其实不太想听,但很无奈职责所在,离得这么近,声音必然要往他耳朵里钻:“哎……说到这事就着实让人很无语了,标准的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就很莫名其妙的有人为我写了推荐书上双院士,田导觉得虽然双院士不太可能直接上了,但是一边没问题不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