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无错小说网 www.wcxsw.cc,最快更新科技之锤最新章节!

    宁班的牌面还是很足的。

    田言真说是找几位经验丰富的老师来帮助宁为筹备宁班的组建,安排课程等等,等到真的开始跟大家碰面了才发现,所谓经验丰富的老师基本涵盖了燕北大学数学院绝大部分一线教授们。

    几乎就是开会当时,宁为瞬间感觉压力没有那么大了。

    当然,这么多经验丰富的教授跟讲师肯定也不是田言真一个人就能安排的,这足以说明学校本身对宁班的重视。大概是真的想把这个班办成燕北大学对外的一个宣传窗口吧。

    至于鲁师兄就真被安排成他的助手了。

    当然,其实从鲁师兄决定开始研究这个方向开始,就一直在协助他对这个研究方向进行探索,比如帮助他做三月智能期刊成立做的一系列准备工作,在三月这个非常有纪念意义的月份顺利让期刊上线,并开始接受投稿。

    如果让宁为自己去处理这些事情,先不提他在学界的人缘如何,光是那些繁琐的手续都能让他崩溃。

    所以会议之后,他也是非常有诚意的向鲁东义表达了谢意,很是豪迈的说道:“鲁师兄,感激的话我就不多说了,今年你支持我办宁班,明年我再支持你办个鲁班,咱们兄弟俩以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肩并肩,打天下!”

    极有诚意的话,换来的却是一个白眼跟一个发人深省的提问:“鲁班学啥?木工吗?你去教?”

    宁为眨了眨眼,他得承认这个命名的确有点违和,当然主要是鲁东义这个姓不太好,怎么加个班子正好就跟一位历史人物重名了呢?

    “不对不对,不是鲁班,东班或者义班你喜欢哪个?”

    “都不喜欢,你别闹,我又没有心里不平衡。从我那次去江大跟你探讨NS方程的时候,我就笃定你在数学方面的天分比我高,未来成就肯定比我大。叫什么班从来不重要,教出什么样的学生才重要。先把宁班办好才是正理。”

    “哦!鲁师兄,原来你之前在我面前炫耀就是为了激励我对不对?”宁为恍然大悟道。

    鲁东义瞟了宁为一眼,冷笑道:“你想多了,我单纯只是非常清楚,不在你还没发展起来的时候多秀秀优越感,以后就没机会了。”

    宁为眨了眨眼,怎么说呢,这回答其实非常鲁东义,不过也说明鲁师兄的心态是真的很好。他完全不需要担心学校这个决定会影响两人之间的友谊。

    “行吧,那就拜托鲁师兄了,我最近还有一堆的事情,先去忙了。”

    “哦,如果你要真有心感谢我,记得以后不要在我面前凡来凡去的,我已经审美疲劳了。”鲁东义挥了挥手道。

    宁为连忙扭过头,认真应道:“行,鲁师兄,我保证以后不在你面前秀有院士推举我今年评双院士的事了。”

    鲁东义想了想,看了下四周被打理得干干净净的庭院,然后认真说道:“宁为啊,周围没有砖头救了你。”

    宁为则看了眼不远处的柳唯,同样认真说道:“鲁师兄,你忘记我那个超级无敌的柳哥了?真的,没有砖头其实救了你呀!”

    “下午你那个采访你准备一下,田导让我提醒你别忘了宣传一下未来的宁班,告辞!”

    宁为的聊天风格鲁东义决定给满分,少一分都不行!所以丢下最后一句话后,头也不回的决然朝着自己办公室走去,虽然他的办公室就在宁为办公室的旁边。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没一会,鲁师兄办公室里鲜有的传出动人的歌声,对于一个从来都不太听流行歌曲的人来说,能准确的找到这首歌描述心境,还真的挺难。

    宁为坐在办公室里笑了笑,这其实挺好。他跟鲁师兄最大的区别大概是,鲁师兄人生最大的乐趣来源于数学本身,而他的乐趣则源自于学术的衍生,所以其实每次看到鲁师兄他都很惭愧,毕竟他活的没鲁师兄那么纯粹。

    主要是他知道鲁东义不会真生他气,最多就是郁闷两分钟然后很快便被那些数字跟符号吸引。

    果不其然,甚至没等一首歌放完,音乐便被关了,院子里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嗯,大概是心态调节好了,又开始干活了。

    宁为也打开了电脑准备开始自己的工作,最近他都在忙着思考人工智能数论这门课教材的编纂,虽然这块同样会有人帮他,但作为理论的提出者,他得先把框架跟结构想好,如同老田说的那样,让学生学起来不那么困难。搞讲座,把人家的学生整自闭了是乐趣,两节课把自己的学生整自闭了,那是事故。

    这个区别宁为还是分得清的。

    只是等到他输入了密码,却发现他最听话的乖闺女主动给他发了消息。

    这其实是很难得的,都说养孩子就像放风筝,小时候,你得把它拿在手上捋顺,这个过程尤其要注重轻柔,不然这玩意儿能分分钟破给你看……

    终于养大了点,能把它放飞了,也得牢牢控制好,要看好风向,不然这玩意儿随时可能一头从低空中扎下来,虽然一般不致命,但总能让人手忙脚乱,更可怕的是,这时候的小风筝没事就会往地上扎一下,让人不胜其烦。

    但等再养大点,上大学了,那就真飞得高高了,基本上不需要再用什么劲,也能在天上飞的很好,这时候想往回拉还要费一番心力,当然这个阶段线还在手上,每隔段时间还是能接收到些风筝发出的信号,虽然微弱,但很坚定,且呈周期性,一般两个字就能概括:“打钱!”

    当然,等风筝飞得更高,还想跟风筝保持联系,那就真的只能靠你没事扯扯绳子了,而且扯绳子还不能用力,因为力气太大指不准就能把绳子崩断,然后彻底失联。

    这就是风筝悖论了,又怕放不高,又怕放太高。

    三月最大的好处大概就在于宁为牵着它的那根线很稳定且坚固,不过自从这只小猫拥有足够的算力之后,已经很少会主动给宁为发来消息了,像极了已经长大的娃娃。

    这一刻,看到三月主动给自己发来消息,甚至让宁为有点点小感动。

    点开看了看,原来是布置的任务完成。

    三月小朋友用了大概五天时间,为洛浦县的未来科技体验城设计了三种不同的方案,顺带着还做了工程估价,能当得一句很贴心的小乙方。

    宁为大概把三套方案都浏览了一遍,果然还是三月啊,第一种方案永远是不考虑成本问题的,怎么大气辉煌怎么来,工程几乎将整个县城都包括了进去,下了高速就直接进入未来城的范围,几乎每个园区都是一座小城市,明珠迪士尼看了这套设计方案都得跪,当然投资也要疯狂翻倍,按照三月的估算大概要随便先投个1200亿的样子……

    这套方案肯定是不能选的,坑人不是这么个坑法,人家建一个迪士尼才投资三百多亿的样子。

    第二套方案务实了许多,大概占地面积5300多亩,被设计为三个主题园区,高科技体验区、游戏区、未来区,投资也直接砍了一大半,大概400多亿就能搞定。至于对三套方案,则最为低调,只需要两千亩地,投资大概100多亿,但是三月顺带着做了周边规划,如果效益不错的话,可以直接向第二套方案过度。

    怎么说呢,在宁为看来后两套方案都是可行的,具体怎么选大概要看投资者对这个项目的看好程度以及魄力跟眼光,又是否愿意砸钱一步到位。

    考虑了片刻,宁为拿出手机直接给严明打了个电话,电话刚响了一声便被接通,可见重视程度。

    “严总啊,我想到一个项目,不知道华为有没有兴趣。”

    “有啊,怎么可能没兴趣?这么跟你说吧,宁总,你要对自己有清晰的认知,毕竟你跟其他那些顶级学者不一样,绝大多数学者还需要去申请这个国家基金那个国家基金的时候,你已经可以让社会上的企业排着队给你送钱了,所以咱们可以把前一个程序省下来了,你的项目我们都有兴趣。”电话里传来严明爽朗的声音。

    这话也说得让宁为有些卡壳了。

    严明表现的也太坦荡了,直接把宁为给整不会了,这些天酝酿了好多如何铺开故事的前奏,瞬间给整埋没了。

    “严总,您先别着急,这个项目投资比较大,而且还真不一定能赚钱,可以说是一个概念中的项目,我觉得您应该先看看资料再做决定。”宁为认真的说道。

    “哦?投资有多大?上千亿的大项目?”严明问道。

    “那到不至于,不过也要四、五百亿的投入,我的想法是大家合作把这个项目做起来。比如华为啊,苹果啊,也不包括一些互联网大厂,毕竟对你们的产品也有一定的宣传作用。”宁为解释道。

    “哦,那投入的确不小。这样吧,不管别家跟不跟,我们肯定投了,有任何问题我负责。这样,您先把项目书发给我,这边也早点把具体策划报告做出来,咱们尽早把项目给启动了。”

    严明铿锵有力的承诺从话筒内传来。

    宁为怕严明会错了意,放快了语速解释道:“不是,严总,你先听我说,我是想建一座能体验未来的大型旅游项目,项目暂命名为科技旅游城建设计划。这个项目最大的卖点在于让人们能提前在这里体验到一些最新的科技,甚至营造出生活在未来的体验。”

    “这个城市的设计包含了许多方面,比如我打算给所有参与的企业一个专门展示自己的园区,展现出属于自家公司对未来理解的那些理念,当然整座城市最大的卖点还是体验人工智能带给人类生活的便捷性等等这些东西。”

    很快,对面传来回应:“哦!这个项目一听就不错,旅游属于绿色产业啊,如果做出品牌来,说不得能把迪士尼都比下去。童话世界有什么意思,未来科技世界才是王道!嗯,这个点子我觉得行,虽然的确跟咱们华为的主业不太搭,不过既然是面向未来的科技城市,完全可以把我们的园区建成一个对外展示的窗口!”

    宁为感觉对话有些进行不下去了,因为严明把他想讲的故事都已经先讲完了,完全不给他发挥的机会。一时间他甚至快闹不明白到底谁才是项目的发起方了。

    “所以严总真觉得这个项目有搞头?”

    “嗯,肯定有搞头,宁总是准备在京城做还是深城?”

    “不不不,我觉得这种项目为了营造最强的反差感,不应该选在大城市,所以我希望在洛浦县启动这个项目。”

    “洛浦县?这个地方是在哪?”

    终于,谈话走向了正常,宁为也开始正常发挥:“洛浦是三秦省康城市下辖的一个小县城,严总没听说过是正常的,一个小地方,并不出名,但周边环境挺好,前些日子我专门去考察过。青山绿水,人杰地灵的。工程预算比较高,也是为了把我们的未来城市最大程度的跟周围自然环境融入到一体,也算是宣传一下科技可以跟环境协调发展的理念。”

    “哦!这个理念挺好的,就是把这样一座科技城放到一个不知名的小地方是有什么讲究吗?您等下啊,我查一下,这里还没通高铁啊,最近的高铁站距离洛浦有130多公里啊,宁总,你有没有计算过这样一个地方的人流吞吐量能否承受这个投资定位以及达到宣传这个问题?”

    真的,有质疑宁为反而觉得轻松了些,之前的说辞用不上了,于是直接反问了一句:“严总,你觉得人是否可能一辈子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