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无错小说网 www.wcxsw.cc,最快更新盛世神侯妃最新章节!

    黑夜浓重,尽管他们的身影最后与黑夜化为一体了,不过,想必还是抓住了那个黑衣人。

    一天下来,不知他们到底抓了多少人,反倒真的忙的不可开交。

    返回关府,进了大门一眼就看到大厅里,关朔与钟娅正在说话。

    关朔笑容满面,看起来心情不错。钟娅的神色反倒有几分奇怪,并且站的位置与关朔拉开了距离。

    瞧见阎以凉回来了,关朔立即站起来,脸上的笑也收敛了下去。

    视线于关朔的脸和走过来的钟娅脸上略过,阎以凉没有说什么,不过却发现了些不对劲儿。

    钟娅把她脱下来的披风拿走,大厅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师姐,你今天又去顺天府了?”阎以凉不说话,这气氛就特别的奇怪。关朔想了想开口,打破寂静。

    “嗯。”从他身边走过,阎以凉在大厅的主座上坐下来。黑白分明的眸子没有任何的情绪,只是扫视着关朔,但是这眼神儿也足以让人如芒在背。

    站在那儿,关朔动了动自己的脖子,最后道:“那个,我回去睡觉了,师姐你也早点休息吧。”

    “嗯。”淡淡回应,然后看着关朔快步离开,这小子很明显是在躲她。

    略一思索,她生出一个想法来,尽管看起来不太可能,但有时最不可能的才更可能发生。

    钟娅端着茶进来,灯火中,她看起来那般知性温柔。尽管并没有让人惊艳的五官,可是她的气质却是一般人少有的。

    放下茶盏,钟娅看向阎以凉,却发现她在盯着自己看。

    缓缓眨眼,钟娅笑,“阎捕头,怎么了?”

    “没怎么,只是好奇你现在的想法,还是像以前一样,不想嫁人么?”拿起茶盏,阎以凉淡淡道。

    钟娅那时就说过自己不嫁人,毕竟她已经过了嫁人的年纪,既然已经过去了,便不再想了。

    “阎捕头怎么会问这个?”钟娅眸子微闪,似乎也几分不自然。

    “好奇罢了。你若不想说,那就什么都不用说,我又不是在刑讯逼供,别紧张。”放下茶盏,阎以凉看了她一眼,她果然满身都是不自在。

    半晌后,钟娅终于开口,“好吧,阎捕头应该也是看出什么了,否则也不会说这些话。”说着,她在阎以凉身边坐下,又压低声音道:“我觉得最近一段时间关朔很奇怪,起初我也没怎么在意,毕竟在我眼里他就是孩子。后来,他开始有意无意的抓我的手,看见我在做事还会帮忙,我忽然发觉事情或许没那么简单。不过,也或许是我自作多情?”钟娅觉得很怪异,一个比她小将近十岁的男孩儿向她献殷勤?怎么都觉得不对劲儿。

    阎以凉眉尾微扬,听着钟娅所说,她缓缓点头,“他不是奇怪,他在追求你。”这次,关朔的目标换了,不再是不懂事的小丫头,而是成熟女人。

    钟娅一脸的纠结,“阎捕头,你说,我该怎么办?”直接拒绝,似乎有点残酷,毕竟他是个孩子。要是不拒绝,也不行,她不想和他暧昧,让他产生错觉。

    阎以凉唇角微弯,却是在笑,“你真的不觉得关朔长大了不再是孩子了?尝试一下也未尝不可,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钟娅,很不错,阎以凉觉得很好。倒是关朔未必配得上钟娅,若心性不定,可是害了钟娅。

    “阎捕头,您说什么呢?他是孩子呀!”钟娅睁大眼睛,她真的只是拿关朔当孩子看的,从未有过其他想法。

    阎以凉几不可微的点头,“既然如此,你便与他说清楚吧。否则他还真以为自己老少通吃呢,糊弄小姑娘不失手,到你这儿还一往如前。”而且,若是他这次是真心的,肯定不会就此放弃,阎以凉很想看看他会怎么做。

    钟娅无声的叹口气,“看来也只有这样了。在杜门山庄几年,各种恬不知耻的人都对付过,却是从未碰见过关朔这样的,我得想想,安排一下语言。”

    阎以凉不言语,随钟娅。

    两人在大厅中断断续续的说话,夜色更浓,冷风也不时的刮过。

    蓦地,大厅里,阎以凉停止说话,盯着大厅外的夜空,下一刻起身走至大厅门口。

    钟娅一愣,几步走到阎以凉身边,顺着她的视线往天上看,但除了漆黑什么都看不见。

    忽然的,钟娅惊觉风声不对,立即扭过身往大厅的房顶上看,黑暗中,一道模糊的影子从房顶掠过。

    “阎捕头、、、”不禁紧张,谁人如此胆大妄为。

    阎以凉却没什么动作,直视前方,根本没有在意头顶上活动的人。

    也就是在这时,另几个黑影跳上了大厅的房顶上,追随刚刚那个人而去。

    他们速度很快,眨眼间消失在关府的领空之内,来去神速。

    钟娅仍旧几分心慌慌,在皇都这个地方,谁会敢来关府捣乱?

    阎以凉很是镇定,而且从始至终没有说过一个字儿。即便她不去看,差不多也猜到是谁。

    只不过,人也的确太多了些,抓也抓不完?

    不管白天还是黑天,就在皇都四处乱窜,这里不像皇都,反而像是菜市场。

    不满是肯定的,但罪魁祸首也是肖黎那个白痴!不给他造成点损失,他是不会长记性的。

    “回去睡觉吧。”有卫渊的人在四处抓人,根本不用担心。即便到了自家房顶,他们也会很快就追上来。

    “是。”钟娅仍旧几分不安,即便胆子再大的宵小,也绝不敢到刑部捕头的家附近转悠。要知道,这一个府里,住着的可不是一个高手。

    但,阎以凉没有理会,想来就应当不会有什么危险。

    这一晚,诚如阎以凉所想,的确不怎么安生。后半夜时,又有人从房顶掠过,然后还有人再追。

    睁开眼睛盯着床顶,火气蹭蹭冒出来,深吸两口气压制。若卫渊再不教训肖黎,她就亲自去找这厮,非得把他的头发都拔光不可,让他这么有闲心。

    然而,第二天,阎以凉还未去找卫渊,去刑部点卯的关朔就跑了回来。

    “师姐,佟尚书的命令,要你协助我和柳捕头去杏花庄调查命案。”若是可以选择,关朔肯定不想和阎以凉一同办案。但,这是佟尚书的命令,不能不听。

    缓缓拧眉,“杏花庄?”应当就是皇都城外十一里地处在山里的一个村子。一桩命案,去一个捕头和捕快不够,还得把她弄去?

    “没错,咱们现在就启程吧,柳捕头和宁筱玥可能已经到城门口了。”关朔连连点头,之后返身往大门外跑。外面,两匹马停在那儿,是关朔从刑部带来的。

    穿上略厚重的披风,阎以凉便随着他走出了关府大门。

    骑上马,马儿跑出去,冷风扑面,今年的冬天真的很冷。

    将头上的兜帽压到最低,随着马儿前行,她身上的披风也随着风朝后摆动,猎猎作响。

    穿过大街,很快的抵达城门外,果然的,柳天兆和宁筱玥已经等在那里了。

    两人同样穿着厚重,宁筱玥更是将狐狸毛的围脖都围了起来,一张脸四周毛茸茸的,看起来就很暖和。

    “到底是个多大的案子,有你们三个人不够,还得把我拉上。”脸从兜帽里露出一半来,尽管看不见她的眼睛,但也能看出她的不耐来。

    柳天兆耸耸肩,“我以为我和宁大人两个人便够了。”

    “这种案子本来就应该顺天府接,和刑部有什么关系。”宁筱玥更是不满,又不是什么奇案,搞得刑部这么多人出动。

    “要是顺天府接,那折腾的还得是师姐。”关朔看了看阎以凉,反正她躲不过。

    “少废话,赶紧走吧。”心情不大好,阎以凉语气也不耐烦。打马前行,一行四人很快的离开了城门。

    十里地虽然不算远,可是杏花庄在山里,路径难走,还得绕弯子。

    一行四个人四匹马,走的也略微艰难。直至太阳西斜,他们才瞧见杏花庄的影子。十里地走了一天,这也算刷新纪录了。

    村子不大,大概几十户人家,此时炊烟袅袅,看起来静谧又安然。

    出了人命的是村子里的养猪户赵致,杏花庄的猪肉在皇都还是比较出名的,有几家酒楼专门用这里的猪肉做菜,味道不错。

    这赵致绝对的养猪大户,自家后面偌大个猪圈,因为天气冷了,全部用干草围了起来,形成了一个人工的养猪暖棚。

    赵致家中有个如花似玉的老婆,赵致是昨天死的,他这老婆也在家哭了一天了。

    四个人赶到时,赵致老婆还在屋子里哭,周边的邻居不少都在,少数几个人正在安慰她。

    村长也在,本就是在等官差来,没想到最后来的是刑部的人。村长自己也吓了一跳,随后拱手作揖,十分有礼。

    这村长还算有些文化,见了他们的腰带便知道是什么人。屋子里的村民可就没那么有见识了,大眼瞪小眼的看着走进来的四个人,不知是谁。

    不过,几人也并未在意,先是看了看那哭的眼睛成了核桃似得赵致老婆,随后又分别打量了一下屋子里其他的一些人。

    阎以凉站在门口,她对调查这个案子并没有什么热情,反倒是觉得奇怪。

    佟尚书为什么会特别的叫她也跟着走这一趟呢?他又不是老糊涂了,而且这分明也不是佟尚书的作风。

    关朔很熟练的让其他闲杂人等到别处等着,然后将村长和赵致的老婆留下,开始询问。

    宁筱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围脖,随后便拉着柳天兆去验尸。

    阎以凉慢步的在房间里走动,这个家尽管不大,但是看样子很富裕。一张火炕,将这屋子烘的暖和的紧,隔壁屋子里还有一张大床。这样冬夏换着住,还真是舒坦。

    走到隔壁,阎以凉的视线略过那大床,然后看向靠墙的一面大桌子上。

    那上面摆满了东西,几个黑色的大罐子尤为显眼,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分别打开看了看,最后一个大罐子随着她打开,飘出一股甜腻的香味儿来。

    微微拧眉,阎以凉看了一眼,里面是红色的粘稠的半液体,看起来像凝固的血。

    以一根手指抹了点儿,阎以凉观察了下,证明这不是血。

    拿出手帕擦掉,黏糊糊的却有些粘在了指头上,使得指腹有些红。

    没过多在意,阎以凉走出这间房,那边关朔还在询问。

    走出屋子,刚刚在屋子里的那些人还聚在外面。走出来,阎以凉的视线在他们身上一一略过,一个年纪轻轻又样貌不错的男子刻意回避开阎以凉的视线。

    多看了一眼,瞧他那身打扮应该是书生,不过略穷酸气,想必并未有什么成绩。

    走向旁边的棚子,赵致的尸体就停在这里。再往后走是一个木制的栅栏门,里面就是猪圈,在这儿都听得到猪发出的哼哼声。

    宁筱玥正在验尸,柳天兆站在一边,满脸的嫌弃之色。看了一眼,阎以凉也知道他为啥嫌弃了,这赵致是个大胖子,随着宁筱玥解剖,那黄色的脂肪都翻出来了。

    “中毒。我就说了,不用剖开,单一看他这脸色就是中毒。”粗略的查看了下,宁筱玥便摇头。没什么离奇的,就是中毒罢了。

    “有个穷酸书生打扮的人鬼鬼祟祟,柳天兆你去看看吧。”嫌疑人,基本上也不用太费劲的查,在脸上差不多就看出来了。

    “大老远的跑这一趟,大部分时间都浪费在路上了。”柳天兆也无言,这案子是他接的。本来想着他和宁筱玥走一趟也就行了,谁知道佟尚书发的什么疯,在他们临走时忽然说要他把关朔和阎以凉也带上。四个人跑到这种地方来,浪费资源。

    看着柳天兆走出去,宁筱玥忽然道:“是佟尚书特意的告诉我们把你和关朔带上协助调查,我觉得他另有目的。”这小老头的心思也不是太难猜。

    “嗯,我知道。”阎以凉淡淡回应,她觉得八成是卫渊。谁能指使的了佟尚书?除了皇上就是他卫渊了。

    “原因呢?”宁筱玥歪头看着她,很想知道。阎以凉现在不归属任何一门,没什么值得利用的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