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无错小说网 www.wcxsw.cc,最快更新骄傲与傲骄最新章节!

    第二十九章

    即使表面强大到似乎任何时候都能刀枪不入的人,也会有脆弱和善感的时候。

    楚未从没有在别的人身上受过这般的情伤,除了在柳箬身上。

    他从出生似乎就是被人捧着,在外人的眼里,他是没有受到过任何伤害的,他活得恣意又骄傲,他比谁都过得好。

    但真正情况如何,只有他自己明白。

    他为什么会被柳箬吸引,最初似乎只是受到命运的指引,他在人群里,被人碰了一下,一转头,就看到了她,陷入她的澄澈明亮又坚毅的眼眸里。

    有人说,眼睛是人心灵的窗户,其实他并不觉得自己通过柳箬的眼睛看明白了她,他至今也不觉得自己完全了解和理解柳箬。

    柳箬在初中和高中阶段,慢慢地长胖,以至于人们以瘦为美的审美并不认可她的可爱和漂亮,但他从没有觉得她难看过。

    他被她吸引,他后来想,也许并不是因为她的长相,而是她一直以来都认真而执着,她明白自己想要什么,然后认真而努力地去做,心无旁骛,专注而刻苦,不在乎世俗的观点,她努力地做着自己。

    相由心生,所以她一直以来都明净而美丽,他人无法比拟。

    楚未因为从小家教严格,哪里做得不好就会被霸道而严厉的父亲教训,他那时候各方面都优秀,小学时候,别的小伙伴放学回家就可以看电视踢球疯跑吃零食,但他不行,他要去上各种课程,时间被排得满满的,让他觉得自己像个机器一样地转着,完全没有自我,他羡慕那些可以玩的朋友。

    他虽然将该做好的事都做得很好,但他那时候,并没有任何属于自己的目标,他只知道,这些是爸爸和妈妈要求的,他像两个大人要展示给他人的木偶一样,必须保持漂亮的状态去让别人观看,叔叔阿姨们无论是真心,抑或只是出于礼貌,或者为了讨好他的父母,总是会夸赞他,但他那时候听到那些夸赞,并没有什么感觉,不觉得高兴,也不觉得那是以后努力的动力。

    他当时完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学那些东西,要做那些事,他甚至对未来也没有什么规划,大约是想,爸爸和妈妈知道会怎么安排我。

    直到他看到柳箬。

    柳箬日复一日专注于枯燥的书本,但她似乎从不厌倦,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他那时候,对她的喜欢,是有一种飞蛾趋光一般的本能的,甚至是一种默默的敬佩,他那时候不确定那是否是爱,即使是现在,他依然不确定,因为当时太小了,他还很懵懂。

    他羞于让柳箬知道,自己曾经那般仰慕她。

    似乎这会让自己屈于她。

    虽然他不觉得自己完全了解柳箬,但他知道,柳箬对于事情的执着程度,往往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

    自从他知道柳箬的生父已死,而且可能死于非命,死因可能与当年的魏瞻平、现在高士程有关,他便知道,柳箬可能会去追寻当年事情的真相,但他没有料到,柳箬会这么快就搭上了高士程。

    楚未因家庭环境,从小长大的过程中,接触到的圈子,他会不经意听到大人们谈论很多私事,会听小伙伴们说不少他们知道的事情,其中,当然有很多好事,但是,也会免不了很多不能见光的阴暗的阴/私,这些耳濡目染的见闻,是会影响他对这个世界的判断的,他很多时候,总会将事情往更深处细想,往往会揣测不少坏的结果。

    诸如柳箬父亲的死,楚未从公正角度考虑,他不觉得高士程能够摆脱嫌疑,但是,他也不觉得柳箬父亲便一定是死于非命。

    在这件事已经过去二十年之后,他并不觉得揭开当年事情的真相是件好事,再说,当年事情的真相,恐怕只有当事人高士程知道了,但高士程定然是不会说的。

    柳箬要怎么办,她要从高士程嘴里掏出真相来吗?

    在他心里,柳箬的聪明劲儿只表现在她的学习能力和学术能力上,在各种阴谋诡计上面,她连门都摸不到。

    她怎么可能斗得过高士程。

    高士程只要一去查,就知道柳箬是当年涉及建华集团案子的柳霁的女儿,他怎么可能不防备柳箬,更甚者,对柳箬不利。

    楚未对柳箬很是担心,但是他却还没想好要如何处理这件事。

    自从和柳箬挂了电话,他便坐立难安,但柳箬对于他焦虑的担心,却给予很无情的回击,说他没有权利去管她的事。

    楚未在深吸了几口气之后,才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和温柔一些,说:“你和高士程在一起,而且这么长时间才回我电话,我难道不能问一问吗?”

    柳箬用耳机接上电话,关上了房门,从门厅处换了鞋子,一路开灯走进客厅,她一边收拾自己放在桌子上的书,一边说道:“我是成年人了,我知道怎么保护自己。你刚才语气那么冲,是什么意思,好像我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样。”

    楚未焦躁地在窗前走来走去,窗户外面绚烂的万家灯火,映照在他的脸上,映着他紧锁的眉头,他说,“我知道你接近高士程是为了什么,你是不是怀疑高士程是当年建华集团的老总,你的父亲,曾经在建华集团工作。”

    柳箬拿书的动作顿了一下,她深吸了口气,将书放下了,人站在客厅大吊灯下面,好半天才说道:“你是什么时候去查我的事的。”

    她的语气有些冷,很显然,她对楚未这般窥探她的*感到生气,楚未知道她在生气,但他更生气,说:“当初第一次见到高士程,你便不断打听他的事……”

    柳箬打断他的话:“但是,就因为这样,你就去查我?”

    楚未张口便说:“那你是什么意思,最初对我爱答不理,自从遇到高士程,你就对我殷勤起来了,你敢说,你没有一点利用我的心思吗。你想从我这里知道高士程的消息,甚至,你想利用我接触高士程,你能否认你没有这些企图!”

    柳箬知道自己目的不单纯,而且借着别人对自己的感情而做这种事,就更是不对,但是,这个世界这么大,要接近一个和自己完全没有交集的人,除了借助一个中间点外,她还能怎么办,她皱着眉,觉得楚未那话就像是一把刀子,把她戳得遍体鳞伤,而且这还是她应该受的,她深吸了好几口气,才说:“对啊,我没有办法否认,我就是那么想的,我本来就不是一个单纯的人,也不是一个值得你喜欢的人,你厌恶我就好了,以后不要再理我了,我们分开吧。”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