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无错小说网 www.wcxsw.cc,最快更新骄傲与傲骄最新章节!

sp;  柳箬问江忆:“怎么大家都知道我交男朋友的事了呀。我真那么受关注吗?”

    江忆说:“因为没几个人没结婚了嘛,未婚人士总是受关注的,其实张承还说回国后想再追你呢。现在他是没这个机会了。”

    张承在波士顿大学做博士,现在都还没有毕业,曾经追过柳箬,但柳箬那时候只知道学习,傻头傻脑,全班都知道张承喜欢她,她自己却不知道,后来知道了,就直接将他拒绝了,把他打击得喝闷酒,闹酒疯闹得全院皆知,所以也不怪乎江忆还在拿这事打趣柳箬。

    楚未回s城只待两天就要回b城去,因为已经是春节了,家里老妈每天都在打电话催促他,他现在没法陪柳箬过春节,只能在之前陪她两天。

    楚未这两天想了很多,他和柳箬之间,柳箬父亲的事,就像是一层厚厚的玻璃,横隔在两人之间,他们看着十分亲近,但中间却总隔着那一层。

    楚未已经想要打破这层玻璃。

    楚未下飞机到s城,柳箬还在医院实验室里,接到楚未的电话,楚未说要来接她,她拒绝了,道:“我马上就回去了,你在家里等我就行了,或者睡一觉吧,想来你在路上也累了。”

    楚未便没有去接她。

    柳箬回到家时是已经是晚上八点了,进屋就闻到香喷喷的味道,是炖排骨的味道。

    柳箬换了鞋往厨房走:“妈妈,你来了吗?”

    她问着,只有楚未回答她:“是我做的,阿姨没在。”

    楚未从厨房里出来,看到柳箬,就一把把她抱住,“我向阿姨请教的做法,还不错是不是。”

    柳箬捧着他的脸,笑着道:“对,闻起来很香。”

    楚未搂着她亲了好一阵,一解相思之苦,虽然两人才分开几天时间,但总觉得长得难以忍受了。

    柳箬洗了澡,换了一身在家里穿的衣服,便系上围裙炒菜,楚未说他来做,柳箬没允许,说道:“我比较快,别和我争了。”

    柳箬只炒了一份豌豆尖,又拌了一份生菜,就将菜端上了桌,楚未盛出排骨来,准备吃饭时,楚未才反应过来:“好像忘了做米饭。”

    柳箬好笑地道:“不是好像忘了,是的确忘了。”

    她从冰箱里拿出面包来,于是两人就着面包吃菜和喝汤。楚未则很歉意,“下次一定不会忘。”

    柳箬则一点也没往心里去,说:“不就是一碗饭嘛,吃面包也一样。”

    楚未几乎无法将精神放在吃饭上,一直看着柳箬,面带笑意,柳箬伸手轻轻点他的额头:“快吃了,不然很容易凉掉。”

    楚未第一次炖排骨,还算很成功,除了咸味淡了点,没有其他缺点。

    饭后楚未将带给柳箬的礼物拿给她,他把盒子放在床上,让柳箬去拆,柳箬笑着坐上床,盘着腿去拆盒子。

    楚未坐在她身边搂着她,这情景突然让她有些恍惚,以前似乎遇到过,她愣了一下,想到她小的时候,每次爸爸都爱把她抱在怀里,让她拆礼物。

    她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转身将脸埋在楚未的肩膀上。

    楚未搂住她的腰,有些疑惑地问:“怎么了。是不是累了?”

    柳箬摇了摇头不答,过了一会儿,她才又继续拆盒子,上面的小盒子里是一只紫金镶嵌红宝石的手镯,做工十分精美,红宝石一共有七颗,色泽美丽,柳箬将手镯拿起来,白皙的手指衬着手镯,更显得手镯美丽,手指白皙。

    柳箬说:“这个是不是要花费很多钱,楚未,我不想收你的贵重的礼物。”

    楚未将手镯戴在柳箬手腕上,握着她的手亲吻,说:“不是多么贵重的东西,我只是希望你能够开心而已。”

    柳箬在心里叹了口气,说:“但我做实验没有办法戴,平常只能收起来了,你不要介意。”

    楚未笑着说:“我怎么会介意这个。”

    柳箬继续拆下面的盒子,是两条围巾,一条紫红色,一条藏青色,柳箬一看就明白了,拿了藏青色的围巾为楚未戴上,“是情侣围巾是吧。”

    楚未亲她的耳朵,“对,我老婆很聪明。”

    柳箬想说“谁是你老婆”这句话,但话没出口,就被她咽下去了,她笑着去拆下面的盒子,躺在里面的是一件粉色蕾丝内衣,还有一条内裤,她红着脸把盒子盖上,说楚未:“你一个大男人去买这种衣服,不被人认为是变态吗?”

    楚未挑眉道:“怎么会,我说这是买给我妻子的,大家都说我是好丈夫。”

    柳箬笑着说:“我才不会穿呢。”

    她把盒子拿开,跳下床去从衣柜里拿出一条围巾来,是灰色的,她说:“这是送你的春节礼物,不过你自己也买了啊。”

    楚未将自己买的那一条放到一边,握着柳箬买给他的,说:“这是你的手织品吗?”

    柳箬尴尬地道:“我哪里有织围巾的时间,再说,我手工很差,织出来你也没法戴啊。将就着就收了这个吧。”

    两人坐在床上笑闹,柳箬说:“有点像小孩子坐在一起拆礼物,我小时候在外婆家里,和舅舅家的表哥,也这样坐在一起玩。”

    楚未吃醋地说:“你和你表哥关系很好吗?”

    柳箬情绪变得不大高:“嗯。”

    楚未又问:“他现在在做什么,你们联系多吗?”

    柳箬低下了头,说:“他上大学的时候,出门旅行的时候,出车祸过世了。当时才十九岁。他和我同年,只比我大两个月不到。”

    楚未愣了一下,“不好意思。”

    柳箬摇头说:“没什么。人命就是这么脆弱,不过好在我舅舅和舅妈前几年又生了一个女儿,他们喜欢这个女儿比我表哥还要更厉害些,我表哥以前总闯祸,经常挨打挨骂。有一次,他带我去河里玩,我在河里差点淹死了,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拖着我,让我无法挣扎,紧急时刻,那股力道又松了,我自己就费力游上了岸,这件事被舅舅和外婆知道了,我舅舅用藤条抽了我表哥四十下,屁股都渗血了,然后又让他跪了半天,我也跟着跪了半天,说以后不允许去河边,那条河里每年都要淹死好几个小孩儿。”

    柳箬的声音里没有太多伤心,但是却有很浓重的感叹。

    楚未将她抱紧,她轻声叹道:“生命总是这样脆弱。人的离开,只是一瞬间的事,至今我也不觉得他死了,好像他只是去了远方旅行,我们总会再相遇。”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