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无错小说网 www.wcxsw.cc,最快更新总角之宴最新章节!

    孔泽瞿的手腕子他自己那么囫囵包着,经由了那么个激狂早已散开,还未愈合的刀口又有血流出来,麻酥酥的疼痒从腕子上传来,孔泽瞿却是顾不上了,只翻来翻去的发了狠的折腾着身下的人。身下的人愈发绵软,他进出的地方却是越来越紧致水润,简直就要将骨髓都吸收殆尽,那神秘的瑰丽的密所了藏了谁都不知道的妖精,只闻着男人的味儿就精血都要吸干,孔泽瞿沁着细汗翻腾着,最后终于要出来的时候这人狠狠往里钻进去,然后尾骨发麻抖了出来。

    牢牢盯着两人相合的地方,孔泽瞿头一回没有在这个时候将自己□□。

    这个时候玉玦身上已经水洗过似得,还混着这人腕子上流出来的的血,简直如同那远古地方走来的能魅惑人心的女鬼一样,横陈的雪白,艳丽的血色,还有那起起伏伏的奥妙之处,孔泽瞿尽管刚刚出来,可还是喉头滚动了一番,也不忍着,又是纵情了一番,后半程整个屋里就只听见玉玦哭着求饶的声音,求饶的声音一忽儿高一忽儿低,最后终是没了声儿。

    狂乱的夜晚终有过去的时候,二日天早已大亮可谁都没有醒来,孔泽瞿昨夜酒后放纵到底还是累了身体,玉玦更是被折腾的昏了去,该起床的点儿谁都没起来。可孔泽瞿到底是一个作息坚持了四十年,稍稍比寻常晚了一个钟头的时候这人醒了,醒了想起昨夜的事情,抹了一把脸凑下去看玉玦的身体。

    昨夜发生的什么他都记着,记着也就说明事情都是他自己做出来的,赖不上酒精也赖不上旁人,赖不上也就不赖了,只懊恼昨个夜里那么来了好几回,玉玦的身体真是没顾上稀着用。果然,拨开还未闭合的双腿,就见那蚌壳上一片污浊,昨夜他泄出来的东西已经干在上面。

    神智一回来,孔泽瞿后悔昨天真是不该弄在里面,这孩子还这么小,先前他总是千万种小心,昨天却是弄进去了,掐日子算算时间,好在这两天玉玦该不是能怀上的日子,下去洗了个毛巾将那污浊尽数抹去,孔泽瞿给玉玦盖好被子,洗漱下楼,等着他干的事情太多了,他哪怕多睡一分钟都不被允许。

    下楼的时候孔南生已经在楼下等了很长时间,见孔泽瞿终于下来,连忙凑上去,”大先生让您立刻去他那里一趟。”

    该来的总不能躲掉,孔泽瞿昨晚半中央将玉玦领走,总有人能看见的,当时玉玦父亲就知道了,怕是立马就跟孔泽瞿兄长告了上去,本来马上就要让孔泽瞿去他那里,奈何没一个人能联系上孔泽瞿,他兄长又一时半会抽不出时间见孔泽瞿,于是终于等到了今天早上。

    坐上车的时候孔泽瞿就闭着眼睛,孔南生没敢打扰,从后视镜里看见孔泽瞿虽然闭着眼睛,可他放在膝盖上的手指在动着,知道这位正动着什么心思。跟着孔泽瞿时间长了,孔南生发现每当孔泽瞿下什么决策的时候在车里总是方才这样子,于是刻意将车开慢了些,等到了大先生那里已经快十点了。

    孔泽瞿一路从门口进去的时候就看见整个屋里都比往日安静了不少,来往的工作人员连脚步都放轻了很多,知道兄长这回是生气大发了,然他做好了心理准备,这回要是挨打他也认了。进去通报的人终于出来请他进去,孔泽瞿才推开门,厚厚的一本硬皮书迎面飞过来,书角极硬,飞过来立刻就在孔泽瞿额角戳出来个不浅的口,红线当即往下流。

    背身将门板关注,孔泽瞿脸上流着的血擦也不擦,只那么垂眼睛站着,四十岁的男人了,那么站着就是个负气的样子,只将站在办公桌后的人气了个好歹。

    “你可真是长出息了,昨天晚上到底怎么回事儿还不给我说?”大先生在孔泽瞿额头上戳出了个血窝窝依然不解恨,只厉声训斥孔泽瞿。

    孔泽瞿是大哥带大的,他的记忆里父母这两个字只是两个字而已,大脑里很没有将这两个字实体化的机会。他和大哥还是两个母亲,说实话,他的成长岁月里,他大哥担当了父亲这个角色,因而他总是格外感激他大哥,在他的世界里,没人什么人能超过他大哥,因而他也就绝少惹他大哥生气。

    他本来不愿意沾惹那么些个事情的,只是这一代孔家人里面就只有他弟兄两个,所以他尽管不愿意可还是帮衬着兄长,愿意为他大哥做出这样那样的事情,他沾染的那些事情都是极摧心的,可他还是尽心尽力的干着,说实话,他活了这么些年头,真正为自己干什么事儿好像真的没有过,这是头一回。

    “你不都知道了。”孔泽瞿抿着嘴这么说,竟是个顶撞他大哥的样子。

    还有什么事情能让你活到一大把年纪还被自己半百的儿子闹腾这样让人生气的事情,孔泽瞿于大先生来说是兄弟也是儿子,他方才那么一句简直就要将老父亲气死的样子,话头刚落,大先生竟是拿着桌上放着的镇纸从桌后走出来。

    孔泽瞿这才抬头看一眼,然后就看见他大哥拿着镇纸走过来是要打他的样子,终于要多说几个字了,他不是怕挨打,只是怕再这样下去将他大哥气出个好歹来。

    “你先放下东西听我说。”

    “说。”

    “你真的要看着我这辈子一个人过下去。”孔泽瞿低低这么说了一句,就见他大哥举着的镇纸缓缓往下落,上一秒的怒容慢慢有些淡了,怒气虽然没有消下去,人却是没动了。

    半天了,大先生长长叹了一口气,扶着沙发扶手坐下去,“知道你为孔家付出了不少,可谁都行,为什么非要那孩子。”

    “我如果知道又怎么会让你为难。”孔泽瞿额头上的血还那么留着,这人垂着眼皮那么说,看上去也是无可奈何。他那么个长相若是有了那么个无可奈何的样子就极是让人心疼,于是大先生招手让孔泽瞿过来,捏了手巾给孔泽瞿擦擦。

    压着额头上的手巾,孔泽瞿知道他大哥气也是消了一些,只是他既然这么几十年没有给他大哥惹事,这回也自然是不愿意惹出那么大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