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无错小说网 www.wcxsw.cc,最快更新海盗的野望最新章节!

下来。”

    乔:“……”

    “人生……路漫漫,呃……吟游诗人总说什么神明总会给你先关门后开窗什么的——”乔干巴巴地安慰了一句。

    “不不,管我的那个神一定是在关门之后就跑去睡觉了。”瑟罗非倒是坦然地接受了现实,“不过没关系,祂睡着了,我就能心无旁骛地砸墙洞了。”

    她最后给还在抽泣不停的梅丽抹了把脸,翻出一顶被压得皱巴巴的鹿皮帽子丢给乔:“喏,给你的。下回想要什么自己上岸买去,都多少年了,你总缩在船上也不算个事儿。”

    不等乔反驳一些“多管闲事”、“小屁孩子乖乖喝奶去”之类的话,她扑哧一下吹熄了油灯,滚上|床睡了。

    ——————————————————

    天还没亮,瑟罗非就被哐当哐当的砸门声和梅丽的尖叫声给吵起来了。

    看着一边睡得像一坨烤肉的乔,瑟罗非心头火起,一把撩起手边的巨剑往门那儿抡过去。

    惨叫声回荡在清晨的海面上,翻滚的白色细浪看起来更加动人了。

    “干什么干什么!瑟罗非你这是要造反!”听到动静的独眼船长匆匆前来,指挥着手下将被压在巨剑和门板下的可怜家伙拉起来。

    “哟,船长大人早啊。”看着被凶神恶煞的同僚们挤满的破旧船廊,瑟罗非暗道不好,连忙换上一张集无辜惶恐抱歉恭敬于一身的脸,赔笑道:“昨儿我用剑压被子来着,啊,竖着压,您能想象——刚刚听到敲门声我心里急,没怎么注意起床姿势——”

    一边说着,她一边跳下床,落地瞬间狠狠又踢翻了一个铁盆子砸去乔的床上。

    ——快起来救队友呀乔大大!

    她小跑几步,特别麻利地左右拎剑右手拎门:“这位哥们儿?”

    哥们儿一抬头,露出一个血糊糊的鼻子。

    这个鼻子长得很眼熟。看着像她昨天刚削过的那一个。它辛辛苦苦花了一晚上结了个疤,转眼又被砸破了。

    “……”瑟罗非:“……啊哈哈哈哈这不是绿毛儿吗。今天你的发色特别漂亮哈哈哈简直像刚出土的黄瓜——”

    绿毛:“……”

    “哎我的错,怎么好用黄瓜这种大路货来打比方,格调太低。”瑟罗非诚心道歉,“黄瓜之王合适点儿。我是说,那颜色能够媲美刚出土的黄瓜之——”

    “闭嘴。”刚刚起床,正扒拉着一头乱毛的乔毫不客气地一巴掌拍去她的头上,“黄瓜不长在土里啊蠢货。”

    “咦咦咦?黄瓜居然不长在土里吗?那黄瓜之王呢?”

    独眼船长:“……你们到底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你们这是要造反!”

    海盗们:“……”

    绿毛:“放肆!你们这是不把头儿放在眼里!你们这是要造反!”

    独眼船长:“你闭嘴!唧唧歪歪的还要不要说正事儿了!”

    绿毛:“……”

    刷够了威望点,独眼船长心满意足地开始说起了正事儿。

    其实除了招惹梅丽和怂恿手下招惹梅丽,独眼船长本身是很不爱和瑟罗非这一群打交道的。原因很简单,在一对一的情况下,瑟罗非或者乔,他一个都打不过。当初独眼决定收他们上船,不过是贪图他们胃口小工钱低,更琢磨着瑟罗非是个姑娘,弄不好可以欺负欺负。

    然而,没多久,瑟罗非和乔表现出来的的武力值就让独眼船长失眠了好几晚。他一边安排亲信去舱底彻夜监视那两人,甚至想要立即下令把那两人捆了扔下去喂鱼,一边又为自个儿花了这么小的代价聘来两个好打手而窃喜。在权利的威胁和财富的诱惑中摇摆了一阵,独眼船长倒是看清了这两人对他屁股下的船长椅子一点儿兴趣没有,于是又心宽地把手下扯回去了,与瑟罗非他们打交道的时候也多了些克制与忌惮——即便还是叫他们住最底下的船舱。

    由此可见,独眼是一个头脑挺简单,嗜财如命,还赌性坚强的人。

    瑟罗非和乔都挺欣赏船长这个性的——在大多数时候。

    “……珊瑚髓?”瑟罗非皱眉,“这票单子可不好做,头儿。”

    珊瑚髓是每逢满月才会从珊瑚礁中孕育的东西,是不错的附魔材料。

    附魔,魔法。魔法,贵族。

    在这个“魔法”完全与“贵族”等同的年代,任何与魔法沾边的东西都能卖出一个好价钱。

    珊瑚髓算是其中的低端货。它产量不大,但产期太频繁,本身魔导能力也一般,仅仅能被用于制作各种首饰、摆件,和初学者专用的魔法道具。真正厉害的角色看不上它,真正有钱的老爷也早早圈了海上牧场自个儿养着玩儿,剩下的这些野生珊瑚髓的竞争,也就不算太激烈了。

    若是平常,独眼突然想要捞些珊瑚髓赚一把贵族钱,瑟罗非也没什么好反对。但这个月不行。

    她试图劝阻:“我不知道头儿你为什么突然对珊瑚髓起了兴趣,但咱们说不定可以先按捺按捺……你或许没听说,这个月,穆西埃大监察官家的独子可是要过来‘试炼’的。”

    权贵们很喜欢把自家孩子赶去试炼。当公子哥儿大小姐们骄傲地将试炼目标物成功带回来时,他们的父母便可以洋洋自得地在晚宴上吹嘘自己家族的血统是多么优秀,同时为后代的事业和联姻增添一份有力的筹码——就好像随行的几十精英卫队全都不存在似的。

    独眼船长嘿嘿笑着:“抢的就是他们。”

    瑟罗非:“船长你醒醒。”

    独眼不屑地哼笑:“你懂什么。我有消息,那个穆西埃大监察官的独子真的是单枪匹马来的,只带了两个随身侍从——他那娇滴滴的脑袋一定是被鱼叉叉过了哈哈哈哈。”

    海盗们:“哈哈哈哈头儿说得对!”

    当真有只带了两个侍从就单枪匹马闯来鸟钻石镇的少爷?这听上去是个不错的肥羊,瑟罗非皱眉,可也许是因为一旦牵扯上了权贵的事儿她总会特别谨慎——或者干脆说是胆小——她依旧不怎么乐意对这个计划表示赞同。

    她转头看向乔,想从这个老伙计脸上得到些支持。

    乔张了张嘴,正待说话,却听独眼粗哑的嗓子不耐烦地响起:“好了就这么决定了!这是命令!你们怎么着!想造反么!”

    乔无奈一摊手。

    瑟罗非叹气:“是,是,都听你的,头儿。”

    ——————————————

    事实证明,瑟罗非是对的。

    穆西埃大监察官家的独子根本不可能只身带着两个护卫进行试炼。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