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无错小说网 www.wcxsw.cc,最快更新海盗的野望最新章节!

    【二二】

    选项一,船长没有精分,之前的演戏误导只是为了逗她玩儿。

    选项二,船长真的精分,他还是个不一般的精分,两个(或者更多个)人格之间的关系恍恍惚惚纠纠缠缠。

    瑟罗非弯腰捡香皂,故意让香皂在手里滑了几下,好拖延时间。

    她的心里简直有一万只阿尤在咆哮。

    所以说和精神病人相处起来真的非常困难!如履薄冰!眼前这家伙他到底有没有精神病!好难猜!

    她个人比较倾向选项二。两种人格的尼古拉斯给人的感觉真的相当不一样。

    不难看出,在南十字号上,船长尼古拉斯基本是不管事儿的,他把各种大小事务的权柄一股脑都扔到了希欧的手上。对于南十字号来说,尼古拉斯大约就是个船首像加船首炮的作用,打打打杀杀杀,用怪物一样的武力值征服敌人的身体和自家人的心。然而,他的话语权却依旧高高凌驾于希欧之上——看看那天会议上三刀的态度。

    这一点和海盗船上根深蒂固的“用拳头说话”的认识有关,和希欧从不掩饰的对尼古拉斯的忠诚有关,但瑟罗非以为,奠定尼古拉斯说一不二地位的还是他给人的感觉。

    那是一种范儿。

    和周围人格格不入的那种。

    她见过一次很有趣的候鸟迁徙。一大群灰毛雁正在穿越海域,它们一路嘎嘎叫着,用着她听不懂的语言呼朋唤友,聒噪得让人恼火又让人羡慕。古怪的是,这群大雁里竟然混着一只黑乎乎的隼。

    那只隼明显还在幼年,体型庞大的灰毛雁们对它并不惧怕,却也不亲近它。隼也不去挨靠哪只大雁,只是沉默地、孤零零地跟着雁群在飞,显得特别扎眼。

    那时瑟罗非觉得这场景古怪极了,特地拿去和乔描述了一番:“……不知道那小家伙跟着灰毛雁要干什么去。我从没听说海边的隼是需要迁徙的。”

    乔见过的古怪事儿太多了,闻言只是随意耸了耸肩:“它一定有自己要去的地方吧,只是顺路搭个车,你管那么多呢,还不如来关心关心我。我跟你说啊,昨儿跟我打牌的那瘸腿真不是个东西,输了还赖账……”

    看到尼古拉斯,瑟罗非总会想到那只隼。他对周围的“大雁”们没有敌意,也没有善意,他压根儿就不关心——因为他和他们是不一样的,只不过是恰好“顺路”,待在一条船上而已。

    ……和她曾经捡到的那小孩儿也挺像的。真是的现在这些硬邦邦没什么活人样儿的家伙怎么越来越多了,都是世界的错!

    所以今天下午在训练房里,她捕风捉影——说不定是无端揣测——到了尼古拉斯的一点点委屈的情绪,她都惶恐得不行。收到那两个小袋子的时候她完全是受宠若惊,要不是后来他特意找她“兴师问罪”,她甚至一度揣测给她送药的是另一个人格,那个在夜晚出现的,送她大剑的人格。

    是的,另外那个人格完全不一样。

    具体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觉得在两次短暂的接触中,另一个人格举手投足都明显……流畅许多?他根本不用去特地表现什么,基本只要一个照面,就能让人明显感觉到这是一个可靠、说一不二的……长辈?

    一个对她有明确善意,却好像不知道该怎么相处的长辈。头一回见面的那天晚上,那句热情得有些刻意的“美丽的女剑士”把她震得不轻,然后慷慨赠剑,后面突然又不高兴了,变脸变得比阿尤吃虾还快。

    今天他的态度倒是正常了许多。

    ……这样想来,另一个人格不高兴时候的表现倒是和主人格一模一样。都是大别扭。

    她越想脑子越乱,整个人都焦躁起来。她只是个考不到证的可怜剑士!又不是治疗师!根本不擅长琢磨精神病人的奇妙内心世界!

    她努力把狂奔的思维收拢回来,开始集中注意力琢磨那两个选项。

    如果船长的精分是装的,刚刚那句就是露馅了,恼羞成怒的船长可能会迁怒她、揍她、杀她灭口。

    如果船长的精分是真的,从目前状况看来,另一个人格有全部的记忆,主人格却对另一个人格一无所知。她或许无意中窥破了另一人格的反|动大业(?),恼羞成怒的船长可能会迁怒她、揍她、杀她灭口。

    qaq所以真相是什么根本就不重要。

    瑟罗非弯腰捏着香皂,心中热泪三千行,突然感觉后腰被什么东西捅了一下。

    这触感,是火|枪没跑了。

    她寒毛一竖,手里的香皂又吧唧一下滑了出去。

    枪管又在她腰上捅了捅,带着笑意的低沉声音在她身侧响起:“再把屁股撅那么高,我就真帮不了你了——阿尤看起来特别想给你来一巴掌,我都挡了它两回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